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举甲的博客

易经相学 起名八卦 家居风水 彩票策划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第十八章 驱虫剂 内容  

2013-02-07 08:49:02|  分类: 中医教材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凡以安蛔、驱虫药物为主组成,用于治疗人体消化道寄生虫病的方剂,统称驱虫剂。
       人体消化道的寄生虫病种类很多,本章主要讨论蛔虫病的治法与代表方剂。其成因多由饮食不洁,虫卵随饮食入口而引起。多见脐腹作痛,时发时止,痛定能食,面色萎黄,或面白唇红,或面生干癣样的白色虫斑,或睡中龄齿,或胃中嘈杂,呕吐清水,舌苔剥落,脉象乍大乍小等证。如迁延失治,日久则形体消瘦、不思饮食、精神萎靡、目暗视弱、毛发槁枯、肚腹胀大、青筋暴露,成为疳积之证;如耳鼻作痒、嗜食异物、下嘴唇内侧有红白疹点、白睛上有青灰色斑块,亦是蛔虫的见证;若蛔虫钻人胆道,又会出现呕吐蛔虫、右上腹钻顶样疼痛、阵发阵止、手足厥冷等蛔厥症状。
       驱虫剂宜在空腹时服用,尤以临睡前服用为妥,并应忌食油腻香甜之物。有时还需要适当配伍泻下药物,以助虫体排出。但有的驱虫药(如槟榔、使君子等)本身就有缓下作用,一般无需配用泻下药。服药后应检查大便内有无虫体排出。虫去之后,可适当调补脾胃,增加营养,使虫去而正不伤。尤其是脾虚的患者,纵有虫病,还当以健脾为主,若专事驱虫,恐虫去而正气亦伤,招致其他病变。更要讲究卫生,注意饮食,避免重复感染。一定时间后,当复查大便.必要时可反复使用驱虫之剂。
       另外,在运用安蛔驱虫剂时,还应根据人体寒热虚实的不同,适当配伍清热药如黄连、黄柏,温里药如干姜、附子,消导药如神曲、麦芽,补益药如人参、当归等。驱虫药多系攻伐或有毒之品,对年老、体弱、孕妇宜慎用或禁用。同时还要注意用量,剂量过大或连续服用则易伤正或中毒,剂量不足则难以达到驱虫之目的。
       本章方剂常以安蛔的乌梅、驱虫的川椒、使君子、槟榔等为主组方,代表方如乌梅丸。
       乌梅丸
       《伤寒论》
       [组成]乌梅三百枚(480g)   细辛六两(180g)   干姜十两(300g)   黄连十六两(480g)   当归四两(120g)    附子六两,炮去皮(180g)    蜀椒四两,出汗(120g)    桂枝六两,去皮(180g)    人参六两 (180g)  黄柏六两(180g)
       [用法]上十味,异捣筛,合治之。以苦酒渍乌梅一宿,去核,蒸之五斗米下,饭熟,捣成泥,和药令相得,内臼中,与蜜杵二千下,丸如梧桐子大,每服十丸,食前以饮送下,日三服,稍加至二十丸。禁生冷、滑物、臭食等(现代用法:乌梅用50%醋浸一宿,去核捣烂,和入余药捣匀,烘干或晒干,研末,加蜜制丸,每服9g,日服2-3次,空腹温开水送下;亦可作汤剂,水煎服,用量按原方比例酌减)。
       [功用]温脏安蛔。
       [主治]脏寒蛔厥证。脘腹阵痛,烦闷呕吐,时发时止,得食则吐,甚则吐蛔,手足厥冷;或久泻久痢。
       [方解]蛔厥之证,是因患者素有蛔虫,复由肠道虚寒,蛔虫上扰所致。蛔虫本喜温而恶寒,故有“遇寒则动,得温则安”之说。蛔虫寄生于肠中,其性喜钻窜上扰。若肠道虚寒,则不利于蛔虫生存而扰动不安,故脘腹阵痛、烦闷呕吐,甚则吐蛔;由于蛔虫起伏无时,虫动则发,虫伏则止,故腹痛与呕吐时发时止;痛甚气机逆乱,阴阳之气不相顺接,则四肢厥冷,发为蛔厥。本证既有虚寒的一面,又有虫扰气逆化热的一面,针对寒热错杂、蛔虫上扰的病机,治宜寒热并调、温脏安蛔之法。柯琴说“蛔得酸则静,得辛则伏,得苦则下。”方中重用味酸之乌梅,取其酸能安蛔,使蛔静则痛止,为君药。蛔动因于肠寒,蜀椒、细辛辛温,辛可伏蛔,温可祛寒,共为臣药。黄连、黄柏性味苦寒,苦能下蛔,寒能清解因蛔虫上扰,气机逆乱所生之热;附子、桂枝、干姜皆为辛热之品,既可增强温脏祛寒之功,亦有辛可制蛔之力;当归、人参补养气血,且合桂枝以养血通脉,以解四肢厥冷,均为佐药。以蜜为丸,甘缓和中,为使药。本方的配伍特点:一是酸苦辛并进,使“蛔得酸则静,得辛则伏,得苦则下”;二是寒热并用,邪正兼顾。
       关于久泻久痢,多呈脾胃虚寒,肠滑失禁,气血不足而湿热积滞未去之寒热虚实错杂证候,本方集酸收涩肠、温阳补虚、清热燥湿诸法于一方,切中病机,故每可奏效。
       [运用]
       1.辨证要点  本方为治疗脏寒蛔厥证的常用方。临床应用以腹痛时作,烦闷呕吐,常自吐蛔,手足厥冷为辨证要点。
       2.加减变化  本方以安蛔为主,杀虫之力较弱,临床运用时可酌加使君子、苦楝根皮、榧子、槟榔等以增强驱虫作用。若热重者,可去附子、干姜;寒重者,可减黄连、黄柏;口苦,心下疼热甚者,重用乌梅、黄连,并加川楝子、白芍;无虚者,可去人参、当归;呕吐者,可加吴茱萸、半夏;大便不通者,可加大黄、槟榔。
       3.现代运用  本方常用于治疗胆道蛔虫症、慢性菌痢、慢性胃肠炎、结肠炎等证属寒热错杂,气血虚弱者。
       【附方】
       1.理中安蛔汤(《类证治裁》) 人参三钱(9g) 白术一钱半(4.5g) 茯苓一钱半(4.5g)川椒十四粒(1g) 乌梅三个(6g) 干姜炒黑,一钱半(4.5g) 水煎服。功用:温中安蛔。主治:中阳不振,蛔虫腹痛。便溏尿清,腹痛肠鸣,四肢不温,饥不欲食,甚则吐蛔,舌苔薄白,脉沉迟。
       2.连梅安蛔汤(《通俗伤寒论》) 胡黄连一钱(3g) 川椒炒,十粒(2g) 白雷丸三钱(9g) 乌梅肉二枚(5g) 生川柏八分(2g) 尖槟榔磨汁冲,二枚(9g) 水煎服。功用:清热安蛔。主治:肝胃郁热,虫积腹痛。饥不欲食,食则吐蛔,甚则蛔动不安,脘痛烦躁,,手足厥逆,面赤口燥,舌红,脉数。
       乌梅丸、理中安蛔汤、连梅安蛔汤三方均为安蛔驱虫之剂,均可治疗蛔虫证,但因蛔虫证的病机不同,制方亦各异。乌梅丸治疗寒热错杂之蛔厥重证,故方中苦辛酸合用,寒热并调,邪正兼顾,以温肠胃为主,兼清郁热而安蛔;理中安蛔汤即理中汤去甘草,加茯苓健脾化湿,用川椒温中散寒、乌梅安蛔,故能用治中焦虚寒的蛔虫腹痛;连梅安蛔汤治肝胃热盛之蛔厥证,故方以苦辛酸并用,清降肝胃之热,兼以驱蛔。
       【文献摘要】
       1.原书主治 《伤寒论·辨厥阴病脉证并治》:“蛔厥者,其人当吐蛔。今病者静而复时烦者,此为脏寒。蛔上入其膈,故烦,须臾复止,得食而呕,又烦者,蛔闻食臭出,其人常自吐蛔。蛔厥者,乌梅丸主之。又主久利。”
       2.方论选录 柯琴《伤寒来苏集·伤寒附翼》卷下:“仲景此方,本为厥阴诸证立法,叔和编于吐蛔条下,令人不知有厥阴之主方。观其用药,与诸证符合,岂只吐蛔一证耶?……蛔得酸则静,得辛则伏,得苦则下。杀虫之方,无更出其右者。久利则虚,调其寒热,扶其正气,酸以收之,其利自止。"
       【临床报道】
       乌梅丸对胆道蛔虫症有良好的疗效。李氏以中药乌梅丸为主治疗40例胆道蛔虫症患者,用654 -2、维生素K3肌肉注射对照治疗30例。治疗方法:乌梅丸加减组:乌梅30g,黄柏18g,黄连12g,白参20g,当归15g,桂枝12g,附片12g(先煎),干姜12g,细辛3g,蜀椒12g,大黄5g。日l剂,急煎熬,半小时至1小时服药1次。服药2日无缓解,改用其他治疗方法。肌肉注射对照组:用654 -2针l0mg、维生素K3针8mg混合后臀部肌肉注射。治疗结果:乌梅丸加减组40例,治愈21例,有效12例,无效7例,总有效率82.5%;肌注对照组30例,治愈5例,有效1 1例,无效14例,总有效率53.3%。两组总有效率经统计学处理有显著差异(P<0.05)。[李中平.乌梅丸为主治疗胆道蛔虫症40例观察。实用中医药杂志 1997;13(2):15]
       【实验研究】
       宋氏通过乌梅丸的抗疲劳及耐缺氧实验,来探讨乌梅丸的治疗机制。实验结果表明:乌梅丸组小白鼠负重游泳的死亡时间明显延长,与对照组相比(P<0.05)有显著性差异。乌梅丸组小白鼠耐缺氧能力增强,死亡时间明显延长,与对照组相比亦有显著性差异(P<0.05)。在缺氧情况下,虽然跳跃次数(次)和呼吸加快时间(分)两项指标无明显差异,但亦有时间延长趋势。[宋俊生,等,乌梅丸的药理实验研究。天津中医学院学报 1995;14 (3):44]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